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(RCEP)协定是中国加入的第一个大规模自由贸易协定(FTA),中国的存在感将提高。中国此前对贸易自由化态度不是很积极,因为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加剧产生了影响,转换了方针。另一方面,美国因总统大选问题,欧盟因英国脱欧问题,贸易谈判仍停滞不前。

 中国虽已与东盟(ASEAN)及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贸易协定,但并未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PP)等大规模自由贸易协定。中国总理李克强强调,“RCEP的签署必将为促进地区的发展繁荣增添新动能,为世界经济恢复性增长贡献新力量”。

      中国认为即使拜登就任下一任总统,美国的态度也不会发生明显变化。围绕香港问题等,中国与美国等的摩擦常态化,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希望与周边国家加强经济联系,以防在国际上处于孤立状态。

      4月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的会议上强调,“拉紧国际产业链对我国的依存关系,形成对外方人为断供的强有力反制和威慑能力”。

在因政权交替发生动摇的美国,有人担心RCEP的实现会导致美国处于孤立状态。拜登是奥巴马前政府中推进TPP的一员。TPP的目的是由同盟国和友好国家对中国形成包围网,但在签署之前特朗普做出了美国退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  拜登曾经暗示过与日本等重新谈判后回归TPP的可能性。不过,美国民主党在此次选举的政策纲领中写明:“在投资美国的竞争力之前,不参与新贸易协定的谈判”。

      拜登还在施政纲领中提出了政府采购以美国产品优先的“购买美国货计划”(Buy American Act)等,保护主义色彩不断增强。民主党相关人士表示,“2年后很快就是中间选举,TPP等有野心的贸易谈判将暂时搁置”。

      随着英国离开,欧盟(EU)的贸易谈判也遇阻,无法主导世界自由贸易。

 日本在主导TPP签订的同时,与美国、欧洲之间达成的贸易协定也已生效。能够构建包括中韩在内的大型自由贸易协定,已成为引领世界自由贸易的角色。对中国和韩国的出口更为容易,在实际利益方面也有很大意义。

      日本以TPP为首,在与欧盟、美国及英国之间不断加入数字领域的先进规则。日本的目标是通过贸易谈判,在数据流通领域也占主导地位,但RCEP为了拉拢中国,推迟了过去较高门槛的设定。

日本对想主导亚洲经济圈的中国也保持警惕。日本一向重视的印度此次决定不参加。日印联手牵制中国的目的暂时落空。

      韩国与日本的关系恶化,总统文在寅表示“将以恢复供应链为基础,成为经济复苏最快的地区”。作为涵盖中国在内的大型自由贸易协定,RCEP的生效也是以亚洲为轴心,全球自由贸易迎来转型期的证明。